抢完优衣库,还是看不懂值一个亿的画
发布时间:2019-06-09 01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3

F小姐是我见过最认真的时尚生活艺术博主。


她不只跟你谈穿衣打扮的美,也想和你分享生活细节的美感。


她喜欢逛博物馆、美术馆,甚至要打飞的去看展,时不时分享电影、好剧和书,有很好的审美品位。


你以为她只能谈艺术吧,结果我跟她谈时尚八卦和社会学照样停不下来。


如果你急需一个美学砖家来拯救生活品味,强烈建议你关注她:F小姐。





| 永 远 别 对 生 活 冷 感 |


长按关注


就像抢星巴克猫爪杯一样,国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圣杯战争:这一次是KAWS和优衣库的联名款。

KAWS当然有不少死宗粉。可我觉得那些百米冲刺、钻过卷帘门一手抓起几件KAWS的人,真不一定知道KAWS是谁。

但他们或许听说KAWS的画作在4月的春拍被拍到近亿人民币?又或者知道KAWS和品牌的联名款都畅销甚至供不应求。99块钱的KAWS,也许全宇宙门槛最低的KAWS。

“F,我真的不懂为什么要疯抢KAWS.......”

我想了想,这真的是当代艺术圈核心问题之一。


▲左:近亿人民币的《THE KAWS ALBUM》,右:披头士乐队《派伯中士的寂寞芳心俱乐部乐队》专辑封面,专辑于1967年6月1日发行。

要我来回答这个问题,真的没那么容易。除了要说清楚“KAWS为什么能火”“KAWS画的算是种艺术吗”,我大概还得说明“为什么当代艺术让人看不懂”,“当代艺术到底是什么”一系列问题.......

简直是个解答不完的黑洞。

所有人,包括我,甚至好些艺术评论家,都曾经有这样的经历:站在一件很当代的艺术作品面前,觉得它长得超级丑,而且完全看不懂想表达什么。


皮耶罗·曼佐尼,艺术家的屎


可是你说你看不懂吧,又可能把自己置于很不利的愚蠢位置。我在旧文章写过,自从有了观念艺术,艺术变成了一种头脑游戏,艺术家变成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那个人。

可这并不妨碍我说,hey,我觉得KAWS真的一般般。

KAWS街头涂鸦


KAWS的作品感觉只靠原有“IP自我重复,早期的街头涂鸦要有趣得多。

这个新泽西男孩90年代搬到纽约之后,夜晚出没在纽约街头,撬开巴士候车亭、电话亭的广告箱,取走里头的海报,天亮前再把海报放回原位。

第二天,人们发现模特脸变得又傻又蠢,眼睛上被打上两叉叉。GUESS,Calvin Klein,AT&T 和 Wonderbra 都成为了受害者。

让我想起杜尚的蒙娜丽莎

1917年,杜尚在《蒙娜丽莎》的印刷品上,用铅笔涂上山羊胡子,并写了"L.H.O.O.Q"的字样。这是法语elle a ehaud au cul的快读谐音,暗喻淫荡污浊的女人。


好友弗朗西斯·毕卡比亚将这幅画公诸于世,还写了《杜尚的达达主义作品》一文。


L.H.O.O.Q,1919

简单点说,杜尚和达达主义,是大胆的“反艺术”。被划上胡子的蒙娜丽莎,是在解构崇高,杜尚的确没有画点什么,他作品的核心是观念。

那么,KAWS的涂鸦也很好理解,他在解构消费主义,将奢侈品和它们的模特们变得滑稽又笨拙。

你也可以理解为波普艺术,它立意将艺术让所有人都可以接触得到,是亲民的艺术。


▲安迪·沃霍尔的《金宝汤罐头》,将艺术引进日常用品


他名声大噪,被破坏的海报还被当作艺术作品偷偷收藏,顺利进入了艺术市场。

如果说前面几千年的艺术发展,人们先是为了记录、仪式创造艺术,到了这一百多年,从杜尚这开始,艺术也可以是头脑游戏、观念游戏。


改变艺术史轨迹的小便池。通过倒转和静置,解除物品的实际功用,变成了艺术品

真的,少一点智商,都没法玩艺术。

所谓的观念艺术,只在观念至上的领域内运作,不关乎事物的创造。所以倒转的小便池、无用的扫把,通通变成了“艺术品”。杜尚觉得不应该限制艺术家的表达理念和情感的媒介。

所以,如果你看不懂艺术家的作品,大概将他们当成观念家、又或者哲学家更适合。


杜尚虚拟的文学人物Rrose Sélavy,法语音同Eros, c'est la vie(这就是生活呀),并出镜亲自饰演该女人,是不是想到了宝爷的Ziggy Stardust!


可一旦艺术变成观念游戏,这下可就很难“收科”了。观念这个东西,谈起来有点虚幻。

有些人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作品,而另外一部分人却不那么觉得。


▲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未能在工作室漂浮》1966艺术家试图在他工作室两把相距几英尺远的椅子间飘浮。

像杰夫·昆斯的雕塑作品“气球狗”,2013年在纽约佳士得中以584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最贵的在世艺术家的作品之一。


气球狗灵感来源于廉价、易损的玩具,而杰夫·昆斯想将这种代表乐观和娱乐的,像小丑那样的物件,打造成永恒的艺术品(的确耐操多了)。

▲Jeff Koons 的气球狗系列

有些人觉得杰夫·昆斯是最有代表性的第二代波普艺术家,它延续大师的路子,继续刷新艺术的定义。


而有人却觉得这种东西,不需要大量智力思考、没有反复历史演练,哪怕它的制作工艺有多高级,也只是一种low艺术。

▲80年代Jeff Koons展出过4个未开封使用的吸尘机,可感觉是杜尚的小便池的重复循坏而已。当然,你也可以称这为更现代的“小便池

实话实说,艺术圈里确实太多故作姿态的作品。哪怕思想微弱又无聊,却依然能作为艺术品的主题。

于是,艺术圈里也诞生了反思的艺术工作者,“自我批评派”(institutional critique),比如Andrea Fraser的视频作品《May I help you》——

当你走进画廊,工作人员会热情地迎上来问一句 May I help you,然后跟你滔滔不绝地解释墙上的作品。哪怕看起来毫无意义,称职的画廊工作人员(或销售)都能吹出一通深奥的道理来。


许多当代艺术作品,不就是这么自吹自擂,自圆其说?


Andrea Fraser:May I Help You?1991



那么,在这么浮躁的时代,我们要否认艺术的观念游戏吗?

不不不,现当代艺术很好玩。你只需要多花点时间,总能找到喜欢的艺术品。

就像文艺片,虽然和好莱坞超人片比起来,它节奏缓慢且语言晦涩,可回味之处很多。

马蒂斯有个艺术理论,被人称为安乐椅理论艺术像一个舒适的安乐椅,对心灵起着一种抚慰的作用,使疲惫的身体得到休息。所以你看他明快的色彩,真的能让人愉悦到心底。这是我喜欢印象派的原因。


马蒂斯,《森林里的女子》,1906. 其实杜尚颇喜欢马蒂斯,早期还临摹过他的画。

可叛逆者杜尚又说,艺术要反视网膜,要服务于大脑。它应该创造观念。

个人来看,要考核一件艺术品的传世价值,它必定有相当分量的思想与观念,倒不一定是因为它长得美。那是杜尚为什么轻巧地就“创造”了艺术时刻的原因。

当我们站在艺术馆里,发现想象和表达都比以前更加蓬勃,不是挺好的吗?哪怕不一定都看懂了,又不一定都喜欢,依然赞美创造与表达的勇气。





来聊个五毛钱的天

马蒂斯和杜尚

你喜欢哪种?


前两天说想抽一位幸运鹅送花

现在还有效哦!

快点击下面这篇文章评论和我聊天



能给我右下角点个“赞”和“在看”

就是我好好写文的最大动力啦。


[About Miss F ]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灵感

我是F小姐,专栏作家

在这儿,跟你分享好物、艺术和生活之美

业余观察繁华世象

如果你对生活冷感,请到F小姐处挂号治疗


Copyright © 2012-2019   www.napopa.com    版权所有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