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7《贵州风光》错片传闻轶事
发布时间:2019-07-12 00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54

笔者关注《贵州错片》近二十年了,为了她,我放弃了许多休息时间,全国各地去寻找、购买。在这个过程中,听到了许许多多关于她的奇闻趣事。下面我来讲一则,是真是假,请看官们自己判断。

 

1998年11月初,一位重庆的张姓邮商来到了本市万州区集邮公司准备花十万元购买些JT票和当年发行的《生肖虎》版票、《三国演义(五)》小型张等。他和集邮公司经理很熟,来之前已经打好了招呼。经理见到他后说:“你想买的东西我都可以卖你,就按你说的数量,但公司前些天来了一些贵州风光邮资片,你也知道,年底了,都在冲业绩,就按售价卖你A组和B组各一箱,也算帮帮兄弟的忙。”

 

贵州风光邮资片A组全套十枚,售价7元,一箱300套要2100元;B组为国际航空邮资,全套也为十枚,售价高达45元,一箱300套要13500元。风光邮资片一直是邮市中的丑小鸭,除了在1997年邮市大潮时表现了一下外,基本很少有人问津,新品面世就打折。邮商心想,我购买的邮票转手卖出后,也不过挣一万元,这样一搭售,利润就很少了,甚至有可能赔钱。他挠挠脑袋,开始和经理讨价还价,意思只能购买一箱A组,B组就不要了,经理哪能同意。就这样,他们反复拉锯,最后达成协议,集邮公司以优惠价格卖他20万元的JT票和部分当年发行的新邮,但贵州风光邮资片A组和B组他必须要各买一箱。邮商心里也盘算好了,这些邮票一转手能挣2万元,去掉15600元买的风光片,还余4400元,这些片我按售价的3-4折一次性卖出,约得款5000元左右,这笔生意挣差不多1万元也可以了。

 

张姓邮商拿到邮票和邮资片后,第二天便将好卖的JT票和生肖虎版票卖出了一部分,收回了些成本。而那些风光片就堆在家里的一个角落里,等过些天再卖,然后他陪着媳妇带着女儿去西安的丈母娘家呆了几天。11月9日,他中午回到了邮市,看到邮市里围着一圈人,有人手里拿着东西在叫卖,离近了仔细一看,原来是贵州风光A组邮资片。问卖家卖多少钱,得到了500元一套的答复,他以为听错了,又问了一遍,还是500元,再问是否有B组?卖多少钱?得到了1600元的回答,他惊得眼镜差点掉到地上。怎么才几天功夫价格就炒到这么高?莫非在做梦?经过打听得知,因为贵州风光邮资片的志号印错了,本应是FP8,确印成了FP7,这样就与7月份发行的武陵源风光邮资片志号相同。听说国家邮政局已经通知收回,重庆的各邮局现在不敢卖了。他心想发财了,在邮市里呆了一会,看到了几笔成交,就转身回家,走路都轻飘飘的。

 

刚到家没多久,万州区集邮公司的经理拎了一些礼物来了,开门见山的说,要买回卖给他的贵州风光邮资片,并可以再低价卖给他一些JT票。邮商哪会同意,他们谈了两个小时,最后不欢而散。张姓邮商晚上算了一下,A组卖500元,一箱就是15万元;B组1600元,一箱就值48万元……他感到热血沸腾,激动得一夜无眠。此后几天间,他白天呆在邮市上,晚上回家后就给各地的朋友打电话,了解“贵州错片”的最新动态。一些知道他手里有“贵州错片”的人,也络绎不绝地找到他,打算购买,都被婉言谢绝了。因为,他看到了如《重庆商报》、《大江南收藏》等媒体报道了贵州风光邮资片出错的消息,认为国家邮政局肯定不会将错就错地继续发行,它的价格还会上涨。果不出所料,11月中下旬,“贵州错片”A组的价格攀升到了1200元,AB组全套价格达到了8000元。这意味着,他花15600元买到的贵州风光邮资片AB组,市场价格已经高达240万元了。240万元呀,1998年重庆普通工人的工资为500元/月,大米1.3元/斤,猪肉3元/斤;重庆当时的房价,大渡口区750元/平方米、江北区五里店900元/平方米、九龙坡区杨家坪1200元/平方米、沙坪坝区1500元/平方米,240万元可以买10多套甚至20套100平米的房子。

 

在这次上涨行情中,他将300套“贵州错片”A组以900-1200元的价格卖给了多位邮商和收藏者,共得款31万元。“贵州错片”B组,他没有舍得卖,想等涨到每套1万元时再出手,以后就不当邮商了。但事与愿违,由于当年邮市十分低迷,“贵州错片”仅表现了一段时间价格就开始快速下滑,并且很少有人敢接盘。这让他懊恼不已,但也无能为力。几个月后,他用卖“贵州错片”A组挣到的钱,在沙坪坝区购买了一套120平方米的商品房和一辆小轿车。

 

1999年7月,国家邮政局发出的《关于重庆市、陕西省邮政局提前销售邮资票品问题的通报》中披露了“贵州错片”A组的流出数量是7274套,B组1567套。得到这个消息后,“贵州错片”仅小幅上涨了几天,因邮市非常虚弱,就又继续下跌。2003年,邮市行情到达了“冰点”,“贵州错片”AB组全套跌到了750元,B组仅有650元。2005年秋季,“贵州错片”重拾升势,2008年10月价格上涨到4500元。

 

张姓邮商此时再也坚持不住了,害怕价格再次下跌,打算一次性出掉手中的“贵州错片”B组,但数额太大,卖给一个人是很困难的。他先后联系了北京的何先生、徐州的王先生、李先生,山西的姜先生等人达成了购买意向。可他在发货时,发现整整保存了10年的整箱“贵州错片”B组,因为重庆气候潮湿,装错片的纸箱吸湿而不透气,绝大部分片都已经发黄了!他只好低于原来商定的价格卖出了所有的“贵州错片”B组,共得款约87万元。这些错片主要流向了北京、上海、徐州、山西、河南等省市。张姓邮商在“贵州错片”上一共挣了近120万元,虽然没有在最高价时卖出,但也挣得盆满钵满了。据说,卖给他“贵州错片”的集邮公司经理,后来又通过朋友找过他几次想高价买回这些错片,但他无动于衷。最后集邮公司受到了处罚,不仅将销售“贵州错片”的全部收入上缴,还被扣罚了当年新增的效益工资,经理也被罚款处理了。

 

这件事过后,没有人再也听说过谁还拥有“贵州错片”原箱货源,哪怕是A组。如果张姓邮商能将“贵州错片”AB组原箱保存到今天,那最少可以卖出600万元!(何国辉/文)

 

 

何国辉简介:辽宁鞍山人,现居北京。有着25年邮币卡市场阅历,对邮票钱币收藏、投资、鉴定有着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在《中国集邮报》、《集邮》、《集邮博览》、《中国钱币》、《收藏》杂志等媒体上发表过数百篇文章。特别是对《贵州错片》的研究上斩获颇丰,一些文章填补了国内的空白。2009年出版了个人专著《中国邮票收藏投资解析》,该书在“收藏集邮类”2009年全年图书销售排行榜上名列第二。接受过《南方都市报》,《透望》杂志,《国际航空报》等媒体专访。

Copyright © 2012-2019   www.napopa.com    版权所有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