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离开了,我们也终将离开!
发布时间:2019-08-15 00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92

再见金庸,再见青春。

我们曾经熟悉的一切,都必然将离我们而去......

在《倚天屠龙记》中,江湖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明教众人一起念诵: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喜乐忧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而小昭也曾哼唱过一段小曲:「......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受用了一朝,一朝便宜。百岁光阴,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

时光如水,急急忙忙,人在其中沉浮,悲欢离合、酸甜苦辣之后,都会奔向同一个终点。

方生方死,方死方生。

岂止是青春逝去,我们的每一个日日夜夜,都是生生死死的转换,没有昨天自己的死亡,又怎么有今天自己的新生。

所以,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告别过去的一切,包括自己。

「人生很简单,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

古人说,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这是这个道理。

金庸先生在书中,早已是经历过了许多次的世间百态、儿女情长和生离死别。

杨过和郭襄的离别最让人惆怅。

郭襄回头过来,见张君宝头上伤口中兀自汨汨流血,于是从怀中取出手帕,替他包扎。张君宝好生感激,欲待出言道谢,却见郭襄眼中泪光莹莹,心下大是奇怪,不知她为甚么伤心,道谢的言辞竟此便说不出口。

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啊啊而鸣......

其时杨过心里自然明白郭襄的心意,这早在绝情谷中郭襄随着他跳崖的时候就明白了,他也知道此次一别,难有再见,可他心里只能有一个小龙女。

所以连一个单独的告别都不能给她。

而 陆无双、程英、公孙绿萼等女,与杨过的情缘,甚至还不如郭襄,情海生波,都是因为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

至情至性如杨过,在少年古墓时,就已经情根深种了。

后来,郭襄踏遍江湖,却再也找不到杨过的身影,不知道青山绿水,荒郊野外,求一面而不得。少女情怀,又有多少的寂寞、思念和慢慢无望的等待。

「便是刻凿在石碑上的字,年深月久之后也须磨灭,如何刻在我心上的,却是时日越久反而越加清晰?」

多少年过去了,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一别就是一生。

论死别,金庸对乔峰最狠。

当乔峰确认自己是契丹人之后,独自来到雁门关石壁前,挥掌击石,鲜血淋漓。

“……正击之际,忽听得身后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说道:‘乔大爷,你再打下去,这座山峰也要给你击倒了。’

乔峰一怔,回过头来,只见山坡旁一株花树之下,一个少女倚树而立,身穿淡红衫子,嘴角边带着微笑,正是阿朱。”

一个少女的微笑,足以胜过一大篇的对白。

所谓的悲剧,就是把最美好的撕碎了给你看。年轻时候看金庸的小说,有两段情节都是跳着看的,一是小龙女被玷污,一是乔峰和阿朱的「塞上牛羊空许约」

每次看到这两段,都是心中耿耿,不能释怀。

小镜湖畔、方竹林中,寂然无人,萧峰似觉天地间也只剩下他一人。自从阿朱断气之后,他从没片刻放下她身子,不知有多少次以真气内力输入她体内,只盼天可怜见,又像上次她受了玄慈方丈一掌那样,重伤不死。但上次是玄慈方丈以大金刚掌力击在萧峰手中铜镜之上,阿朱不过波及受震,这次萧峰这一掌却是结结实实地打正在她胸口,如何还能活命?不论他输了多少内力过去,阿朱总是一动也不动。

最平淡的文字,最痛最悔的感情。

「他抱着阿朱,呆呆地坐在堂前,从早晨坐到午间,从午间又坐到了傍晚。这时早已雨过天青,淡淡斜阳,照在他和阿朱身上……」

看一次,掉一次眼泪。

「他双眼一瞬不瞬的瞧着阿朱,只要几把泥土一撒下去,那便是从此不能再见到她了。耳中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她的话声,约定到雁门关外骑马打猎、牧牛放羊,要陪他一辈子。不到一天之前,她还在说着这些有时深情、有时俏皮、有时正经、有时胡闹的话。从今而后再也听不到了。在塞上牧牛放羊的誓约,从此成空了。」

从此以后,乔峰的心就已经死掉了。后来阿紫再怎么执着,再怎么勉强,也只能在「你样样都好,样样比她强,你只有一个缺点,你不是她。」这句话败下阵来。

金庸的书中,想要勉强的人有很多。

李莫愁想要勉强,但只能幽幽一叹,「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断肠。」

令狐冲想要勉强,但小师妹直到临死,心里放不下的还只是一个林平之。

梅芳姑想要勉强,但她是「这一生一世,可别去求人家什么。人家心中想给你,你不用求,人家自然会给你;人家不肯的,你便苦苦哀求也是无用,反而惹得人家讨厌。」

木婉清也想要勉强,但让段誉着迷的只有一个王语嫣。

嗯,段誉是有福的,他终于等到了王语嫣的回心转意。

「王语嫣伸臂搂着他脖子,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段郎,只须你不嫌我,不恼我昔日对你冷漠无情,我愿终身跟随着你,再……再也不离开你了。”段誉一颗心几乎要从口中跳将出来……」

所以段誉说,枯井底,污泥处,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对,还有一个是《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她也算是勉强成功了。

在张无忌和周芷若的婚礼上,赵敏孤身舍命去抢新郎,她问范遥帮不帮她——

范遥眉头一皱,说道:“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

赵敏道:“我偏要勉强。”

但金庸笔下,难有完美无瑕的爱情。在《倚天》结尾时,张无忌为赵敏画眉,还有周芷若来和她抢呢。

金庸在《书剑恩仇录》里说,「少年爱侣,情深爱极,每遭鬼神之忌,是以才子佳人多无美满下场,反不如伧夫俗子常能白头偕老。情不可极,刚则易折,先贤这话,确是合乎万物之情。」

或许也是因他自己曾体会过最无望的爱情,金庸爱夏梦,一如段誉爱王语嫣。

金庸的小说之所以有这么多人爱看,小说里的那么多人物之所以被人们频频提及,正是因为金庸的心中有真正体验过的世情,书里的悲欢离合,一如现实世界的离合悲欢。

我们在金庸所刻画的那些人物身上,都可以发现自己的影子。

「这些雪花落下来,多么白,多么好看。过几天太阳出来了,每一片雪花都变得无影无踪。到得明年冬天,又有许许多多雪花,只不过已不是今年这些雪花罢了。」

春去冬来,叶生叶落,大自然的生死枯荣,我们可以淡然视之,但我们很难做到对熟悉人物的生老病死抱同样的态度。

来如流水兮逝如风,不知何处来兮何所终!

余华说,「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走。」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同样的开始和结束,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一个人来的,临走也必然是一个人走。

少年子弟江湖老,多少青山白了头。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已经离开,有人即将离开,在离开的时候,什么欲望都会被结束,能带走的或许只有记忆和情感。

唐伯虎临终有绝笔诗:

「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也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漂流在异乡。」

在另一个世界,相逢的人还会相逢吗?

Copyright © 2012-2019   www.napopa.com    版权所有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